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追妻不晚:小妻来抱抱_ 第四百六十二章 另有图谋-笔趣阁

时间:2021-01-13 23:5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半颗糖小说追妻不晚:小妻来抱抱 第四百六十二章 另有图谋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这或许就是逼迫唐青橙的最后一根稻草。

    不过就这件事来看,唐家的戒备松散的令她想哭呢。

    唐家的保镳少说有一百人,这一百人都是废物吗?

    竟然连一个顾城阙都拦不住!

    这要是顾家的保镳,她绝对会追就保镳责任到底!

    “不对劲!”顾城渊听完,一脸严肃的说着。

    顾城阙能在唐家如此,确实大胆让人心惊胆跳。

    但是光凭这一点事,就让唐青橙想进众议院,这理由不够说服他!

    顾城阙这种强盗行径,大不了增加保镳数量和雇用几个退休特种部队就好,要不然就是加强警报和陷阱。

    唐家下这步棋,他猜另有隐情。

    “我也这么觉得,令我在意的是唐奕言谈间,直指顾城阙精神不正常,我对他的印象,他就是一个被宠坏的叛逆公子哥,所以常常进出少年观护所。”顾老夫人皱起眉的想着顾城阙说着。

    她妹妹陈艾妤这人,有时想法出奇不意,有这种孙子她也不意外。

    唐奕所言的精神不正常又是什么意思?

    是在骂顾城阙无法无天的态度,还是真的觉得他有病?

    她真是不解!

    “真的精神不正常,不可能只有伤人而不杀人,我认为顾城阙不到顾家,反而去唐家是不仅仅是为项链,恐怕是另有图谋,而且能让唐青橙改变主意,恐怕是和夏晚有关,不会,唐家想隐瞒什么事吧?”顾城渊觉得唐家说法疑点重重的说着。

    顾城阙有没有病,这得面对面看到才知道。

    而且顾城阙真的要找麻烦的地方,应该是顾家,怎么会去唐家呢?

    唐青橙这人确实不受规矩限制,但是她却无比在意夏晚,要她为夏晚去死,她也敢慷慨就义。

    如今唐青橙突发奇想,大有可能是与夏晚安危有关。

    不会……顾城阙拿夏晚威胁唐家吧?

    这也不对啊,照那么想的话,顾城阙更该来顾家拿枪指着他来威胁一次。

    所以,顾城阙是还没来,还是没打算来?

    “所以说你去唐家作秀时,就得探探唐青橙口风了,唐青橙这举动让我有如芒刺在背。”顾老夫人认为顾城渊得去见唐青橙才有答案的说着。

    唐青橙个性像唐奕,本身就是对顾家不利。

    要是唐青橙再当个参议员,怕是顾家很难和唐家平起平坐。

    她是相信夏晚绝不会以此为傲。

    她就担心唐青橙对夏晚和渊儿婚姻从中作梗。

    “奶奶,我有一种会被牵制的预感,因为我和唐青橙不合,加上唐家认为我对夏晚用情不专,才跟林薇有婚外情,然后顾城伶和连城阙共同消失前,又害了夏晚失去孩子,再加上顾城阙在唐家开一枪,令我不得不怀疑,唐家此刻想要进众议院,是萌生出暂时合作,后来再翻脸的预谋。”顾城渊细细推论之后,对着顾老夫人猜测说着。

    这时机太敏感了。

    唐奕和唐青橙都不是反复无常的人。

    突然,下这一步棋,感觉也不是走险棋。

    既然不是走偏锋,想必就是正着手布局什么。

    不会是顾城阙去唐家讨项链时,狠踩到唐家痛楚吧?

    如果是这样子的话,唐青橙想要用参议员身份自保或反击,他认为才有可能是真正理由。

    毕竟,就他对唐青橙的观察,这女人可不是一般的少妇。

    先不说她的家学渊源,光讲她的高贵气势与傲然姿态,就不是那种会被压着连打而不反击的人。

    能够刺激到她的可能,或许是夏晚,或许不是!

    要是顾城阙拿夏晚当作胁迫,他也不能大意。

    但是这想法又有疑点。

    顾城阙的目标是顾家,不上顾家反去唐家,想必有原因。

    总不能用精神有问题去解释顾城阙行径。

    因为再有病的人,做事还是有逻辑和脉络可寻。

    更何况顾城阙这种想要报仇的人!

    他认为顾城阙敢现身就是有准备!

    具体怎么准备,还是得找唐青橙谈了。

    “你娶了夏晚,唐家跟顾家翻脸也没有意义,而且反而陷夏晚不利,唐家不可能傻到做这种事,我猜是有别的原因。”顾老夫人对于翻脸这说法,觉得不太可能的说着。

    唐家虽然表明合作,却搞这种动作。

    还真是令她提高警觉呢!

    突然,顾凯曦抱着大熊开心的冲过来,看着顾城渊问着:“伯母呢?我要拿药药给伯母吃,还有不能吵伯母睡觉。”

    顾老夫人看着顾凯曦的眼神骤利,因为这ㄚ头的妈妈惹事生非就消失,真是让她不自觉想迁怒。

    她一个长辈迁怒晚辈就算了,偏偏对象又是小孩子。

    这反会让她显得在欺负小孩!

    “为什么要给夏晚吃药?”顾城渊纳闷问顾凯曦说道。

    这小ㄚ头一回来在胡说什么?

    不会是唐家说夏晚坏话吧?

    他不太高兴得看了她。

    “伯母不是生病了吗?”顾凯曦一脸费解的问。

    “对。”顾城渊闻言才听懂意思,就点头的说着。

    这小ㄚ头挺孝顺的嘛。

    但是可别妨碍夏晚休息就好。

    他只怕夏晚情绪太过低落,不利调养身体。

    “妈妈呢?”顾凯曦突然想到顾城伶问。

    “妳妈妈有事出门了,妳先去陪夏晚吧。”顾城渊敷衍顾凯曦的说着。

    夏晚心情不好,有顾凯曦这小鬼,搞不好就转移注意力了。

    他也差不多该去陪夏晚才对。

    于是,他对着顾老夫人说着:“奶奶,我先看一下夏晚,若是还有什么事,您就再叫我一声。”

    “去吧,记得顺着夏晚。”顾老夫人点点头,不厌其烦的叮咛说着。

    反正消息已经传达了。

    也确实没有瞎猜和商量的空间了。

    她只希望夏晚好好调养身体,不要想得太多了。

    “是。”顾城渊向顾老夫人行礼后,就转身牵着顾凯曦的手离开。

    顾凯曦牵着顾城渊的手,很兴奋的问着:“伯父,伯母要变参议员,我可以去看吗?”

    “可以啊。”顾城渊知道顾凯曦在说唐青橙的说着。

    “我今天可以跟伯父和伯母睡觉觉吗?”顾凯曦露出期待的表情问。

    “可以,但不准睡我跟夏晚中间。”顾城渊同意之余,还有附加条件的说着。

    这小ㄚ头还真是喜欢他跟夏晚呢。

    不过,他真的希望她的生父不是连城阙。

    不然,夏晚会很难过。

    “为什么?”顾凯曦一脸不高兴的问。

    “不行就不行,再问下去妳跟奶奶睡。”顾城渊瞪了顾凯曦的恐吓说着。

    这小鬼不要得寸进尺。

    本来房间就是他和夏晚的两人时光。

    那是看在夏晚面子上,才让她进去睡,不代表他要顺着她。

    “那熊熊要睡哪里?”顾凯曦噘起嘴的问。

    “随便。”顾城渊才不管布娃娃的说着。

    “熊熊会哭耶。”顾凯曦一脸委屈的说着。

    “把熊给我。”顾城渊对顾凯曦伸手的说。

    这布偶真的会哭,他绝对会烧掉!

    那实在太恶心了。

    顾凯曦乖乖把熊给顾城渊。

    顾城渊把熊的屁股当排球一打,熊立刻飞高后,他再把熊一抓后,还给顾凯曦的说:“看吧,这熊没哭。”

    “呜哇!”顾凯曦抱住熊后,就开始大哭的说着:“伯父把熊熊打死了。”

    这时,站在原地的顾老夫人,看了顾城渊那整小孩子举动,忍不住的笑了起来,这小子是借机报仇吗?

    墓地

    顾城阙拿了一个纯金的铲子扛在肩上,大摇大摆的正在墓园着找着白樱的墓碑。

    小夏晚的妈妈叫做白樱。

    那么墓碑会怎么写呢?

    他一边噙着疯狂的笑、一边喃喃自语的说着:“会出现唐奕妻之墓?还是罗马拼音Yini Wang?”

    两个小时后

    顾城阙失去耐心,拿着铲子随便挖的睁大左眼,疯狂的笑着说:“吚哈哈哈哈~”

    白樱在哪里呢?

    他一定要把她挖出来!

    星尘

    楚黎进入VIP室内,就看到了伤痕累累、闭着眼睛的连城阙和顾城伶,被用着日本红绳以复杂的日本绑绳法双手反绑在钢管上。

    他认识连城阙,但是对于顾城伶的印象,就停留在她把夏晚带走那一天。

    他见到这对男女的状况,可以推测是恶少所为。

    他对于声名狼藉的连城阙并没有搭救意思,反倒先去把顾城伶的绳子解开。

    顾城伶感觉有人在动绳子,缓缓睁开眼睛后,看到了一个斯文男人正替他解开绳子,她先是一愣。

    这个男人,不是在她来找连城阙算账那一天,跟着夏晚站在会议室外的人吗?

    他是牛郎吗?

    如果是牛郎的话,是不敢随便进入这间VIP室。

    因为顾城阙对于违反规定的人,一向都是施以虐打。

    那么他不是牛郎的话,又会是什么人呢

    能够进入这件室内,还敢替她松绑的人,是顾城阙的友人吗?

    她看这男人的样子,不像是跟顾城阙一挂的疯子和变态。

    那他又是怎么得到允许入内?

    楚黎快速的解开绳子后,就对着醒过来的顾城伶问着:“妳还好吗?”

    这个女人就是夏晚的表妹吧?

    因为夏晚说她表妹是连城阙的妻子。

    他见这女人跟连城阙在一起,想必就是了!

    “你是谁?”顾城伶获得自由后,全身酸痛的微微抖着问。

    他不会是夏晚派来救她的救兵吧?

    如果是的话,那真是太好了!

    “我叫做楚黎,是夏晚的朋友,妳怎么会和连城阙被绑在这里?”楚黎先是自我介绍后,就纳闷的问着她说道。

    她和连城阙是夫妻,那对恶少来说就不是外人。

    他是知道恶少癫狂起来,对于敌人和自己人都会看心情施以虐打。

    但是,他没有听说过恶少对哪个女人施以毒手!

    恶少虽然疯疯癫癫,却喜欢诚实的人。

    恶少确实有虐待癖,却不伤害女人和孩子。

    可是夏晚的表妹会在这里,想必凶手是恶少。

    他想不通恶少怎么会对女人出手?

    顾城伶恨恨的看向还在昏迷的连城阙一眼,因为听到这男人是夏晚的朋友,便把想要咒骂的话给收回,转移话题的说着:“这里不是说话地方,我们先出去吧。”

    既然是夏晚派人来救她,那么这男人还得向夏晚复命。

    她可不能说太多不该说的话。

    她吃力的站起身来,驼着背的缓缓往外走。

    楚黎见她走路吃力,便主动扶着她。

    看到女人需要帮忙,是个男人就得放下手边工作协助。

    他看她还能走,确定恶少并没有为难她。

    顾城伶拒绝楚黎的好意,轻轻的推开他说着:“我自己能走,不必人家搀扶。”

    她是女人没错!

    但是她没有脆弱到要男人保护。

    楚黎见顾城伶这么倔强,不禁想到夏晚说道:“夏晚也总是这样,一点都不给男人表现机会,妳们真不愧是表姊妹。”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