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争霸天下_ 第八百四十八章 一个傻瓜而已-笔趣阁

时间:2021-06-09 14:5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知白小说争霸天下 第八百四十八章 一个傻瓜而已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第八百四十八章一个傻瓜而已

    “有可能我会死。”

    山羊胡老者看着方解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有一天跟一个后生比试的时候会这样不安,原来这个世界终究是不公平的。我几十年的修为在你这样的年轻人面前尚且没有自信,那些比我还要刻苦修行却远不如我的人又该如何?”

    “而且,我知道你的名字,是因为你本就以闻名天下。而你不知道我的名字……”

    老者微微叹息了一声:“我叫宁青”

    方解道:“从来没有人认为这个世界是公平的,除非是傻子。你当初觉得那些资质不如你的人苦苦挣扎可怜,所以才会觉得今天的自己有些可怜。你没有领过兵的经验吧……战之前,明知道自己不行的时候只有两个选择,要么不要命的战一场,要么不要命的逃一次……你现在没有战意,又不想逃,所以输了七成。”

    宁青似乎是微微愕然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那好,我就不要命的战一场吧。”

    他缓缓道:“想了几日如何破你的无形,唯有以所有修为之力凝集起来,创一个我前所未有之招式,一招之内胜你。”

    “请”

    方解做了个请的手势:“你年纪大了,你先来。”

    “你不怕接不下我这一招?”

    宁青问。

    “对于不自信的事才会怕。”

    方解答。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竟是有这样的转变。曾经在面对危险只会逃走也只能逃走的那个少年郎早就已经成为了过去,现在的他,是一个正在往人世间巅峰处攀爬的人,而且已经远远的把绝大部分人甩在山脚下。

    “我给这一招想了个名字。”

    宁青抬起头看了看太阳:“叫日落”

    本是很庄重的话,可方解却忽然扑哧一声笑出来:“这么大年纪了……日……落,你就不能体面些?”

    宁青愣住,实在不明白方解说的是什么意思。

    见他脸上满是迷茫,方解连忙摇了摇头从自己的恶趣味中收回来,他抱了抱拳:“领教。”

    宁青往前迈了一步,然后深深的吸了口气。他将双臂平伸出去,然后双手抱圆。看起来就好像他虚抱着什么东西似的,然后他的衣服就开始向后飘荡起来。明明没有风从他正面吹过,可他的衣服却飘荡的越来越剧烈。

    然后

    方解看到了一轮红彤彤的太阳。

    诗人写过很多关于日落的词句,这些诗词从上千几百年前出现流传至今,依然让人觉得很美。可大部分的诗人在写落日的时候,都逃不开惋惜这一种情愫。落日再美,也是一种结束。宁青用日落来为自己新创出来的这一招命名,何尝不是一种伤感?他已经这个年纪,距离自己的日落还有多久?

    也许,在他选择日落这两个字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的日落在哪天了。

    有人说初升的太阳和黄昏的太阳其实是一样的,一样的那么大那么圆那么红,不刺眼,不伤人,是太阳在展现自己最温柔的一面。可是无论如何,朝阳都象征着一个新的开始,而落日则象征着一个旧的结束。

    红彤彤的太阳在方解面前出现。

    方解却从这个命名为日落的招式中,看到了初阳的蓬勃。

    这是一个老人最后的希望?

    日落,确实是有些伤感的。

    但,人们看到的日落不是真的日落,只是太阳到了另一侧。如果真的是太阳落在这片大地上,那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惨烈!

    现在,方解面对的就是这样的日落。

    那红彤彤的太阳从宁青的怀里出现,当这太阳凝集成型的时候他忽然笑了笑,方解看到了他笑容背后那一抹不甘和留恋,然后方解终于明白了这个老人在出手之前为什么要说那么多话了。

    这一招凝集了宁青所有修为之力的招式,其实……

    方解叹了口气,似乎是不想阻止这个老人这一生以来最完美的一招。

    那红色的光芒越来越强烈,从宁青的怀里逐渐往四周蔓延出去,整座无名小山的南边一半似乎都被这红光所笼罩,山下散养的那些寒骑惊恐的抬起头看向这边,然后开始撕开四蹄朝着远处奔逃。它们已经感受到了那红光的可怕,那是一种它们无法承受的毁灭的光芒。

    “你说打架最爽的就是把对手揍到心服口服,可惜啊……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你倒是不应该给我这个机会放出日落。当这一轮落日出现的时候,就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了。”

    已经完全淹没在红光之中的宁青用一种很放松的语气说出这句话,然后就再也没有了声息。那红色的光芒忽然闪烁了一下,然后以一种人眼无法企及的速度向四周荡了出来,就好像那太阳真的落在了这座无名小山上!

    红光如波纹一样荡出去,紧跟着就是狂风。

    风将炙热的温度送出去,山上的树木顷刻间被烧的焦黑,石头表面开始爆开,土地竟然开始出现融化的迹象!

    站在这暴烈的日落中心,方解似乎真的无路可退了。

    方解根本就没有退,而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那老人在怀里释放出属于他的日落,那是一种怎么样的决绝?

    一个通明境的大修行者。

    选择了燃烧自己全部的修为。

    炙盛的红光中看不清楚方解的脸色,而宁青在临死之前也没有看到自己这最后的一招是否杀了方解。或许在他做出这个选择的时候,已经不在意是否能杀死方解了,而是用这样一种摧残到狂暴的方式结束自己。

    那是一个通明境大修行者的自尊。

    没有剧烈的爆炸。

    只有炙热的融化。

    树木从燃烧到只剩下焦炭的过程很短,太阳落下的地方就连土地都变成了镜子面一样的光滑,方圆几百米之内几乎所有的生物都被摧毁,不管是花草树木还是藏在地下的蛇虫鼠蚁。

    除了方解。

    他依然静静的站在那,看着那日落消失。

    在方解身体外面,有一层淡淡的青色的光芒一直存在,相比于那日落炽盛的红芒,这淡青色的光华显得很脆弱,可不管红光多么狂暴也无法摧毁这光华。站在光华之内的方解,就好像存在于另一个世界之中。

    界

    方解找不到那老人的尸首,日落将老人烧成了空气。

    “可敬”

    方解看着那最焦黑的地方叹了口气,然后转身往山下走去。

    这一架对于方解来说打的确实算不上爽快,因为对方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和他打,而是用这样一种方式来结束自己。通明境的大修行者自己燃烧自己的威势,如果不亲眼所见根本就难以形容出来。

    无名小山那边的北辽部族驻地,几乎所有人都惊惧的抬起头看向北边映红了天空的红色。有人喃喃道,太阳怎么从北方落下?

    ……

    ……

    山头上好大一片痕迹,那是炙热过后的惨烈。树木被焚烧殆尽,石头表面上一层灰蒙蒙的东西,用手一扫就往下掉。宁青燃烧自己所在的那片位置上,土地都已经变得光滑,有一些焦黑焦黑的东西粘在上面,分辨不出那是什么。

    方解在炽盛的红芒中转身走下山,就好像从落日中走出来的人。

    远处,沉倾扇和沐小腰她们看着方解,脸色都有些凝重。

    方解走到她们近前的时候笑了笑,让她们知道自己什么事都没有:“没想到他会是用这样的方式来和我决斗……不,是用这样的一种方式来完成他应该做的事。是我疏忽了,我忘记了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的人存在。”

    “你没事就好。”

    沉倾扇轻声说道。

    再远一些的地方,坐在一块石头上喝水的沫凝脂嘴角挑了挑,似乎对方解错误估计了敌人的举动觉得可笑,只是没有人发现,她眸子深处那种担忧也一样的浓烈。

    那个叫宁青的老者,选择了这样一种方式,确实出乎了方解的预料,他猜到了会有人来找自己,所以才会一连几天出游,他就是在给暗地里的人一个机会出来,但是出来的人,确实震撼了他。

    “沐府能在东疆有那样的地位,又岂止是因为那虚名?”

    方解微微叹了口气:“这是我疏忽的地方,我在黑旗军中一直告诫手下人,不要轻视任何一个敌人,可是自己却难免有了这轻浮之气。这阵子事事太顺,以至于连我自己都变的少了戒备心。”

    沐小腰道:“谁也想不到他会那样,一个通明境的大修行者……燃烧自己的全部修为来杀敌,这种事自古以来都不曾见过。”

    “不”

    方解摇了摇头:“他知道杀不了我,那一招日落也根本不是为了杀我……”

    “那是?”

    沐小腰有些不解。

    “他是用这样一种方式,在为沐府的人试探我的修为。从一开始他就知道打不赢我,如果一招一式的来试探我,根本就什么都试探不出来。所以他决定先把自己杀了,用毕生的修为逼我把最强的修为施展出来,他成功了。”

    方解笑了笑:“可敬的一个人。”

    沉倾扇忽然想到了什么,转身拉了沐小腰就走:“找出来!附近一定有沐府的人在!”

    “晚了”

    方解摇了摇头:“不用去了,这会儿已经晚了。而且既然宁青这样决绝,就肯定不止安排了一个人在暗中窥视。小腰之前没有发现这暗中窥视的人,足够证明其修为强大。”

    “没关系。”

    方解揉了揉鼻子:“他们看到了的,未必有办法破解。”

    ……

    ……

    无名小山另一侧,两个人并肩疾掠而行。其中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眼神里都是惊惧,满脸的不可思议:“那是什么?”

    另一个人脸色阴沉,摇了摇头回答:“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似乎是一种很强大的修为,你我这样境界的人都不能理解的修为。我毕生没有见过一人可以施展出那样的东西,就好像把自己隔绝在另一个世界。”

    “回去问问苏阳掌教。”

    满头白发的老者道:“蓬莱宗那个老家伙修为虽然算不得决定,但见识倒是不俗。”

    “我……”

    年纪小一些的那人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很佩服宁青!如果换做是我的话,我没有那样的勇气。”

    白发老者顿了一下,冷冷笑了笑:“一个傻瓜而已!他历来就是个傻瓜!”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