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剑圣琴心_ 第2卷 历练中原之琴 总第17章 琴韵悠长-笔趣阁

时间:2021-07-02 12:5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繁星楼主小说剑圣琴心 第2卷 历练中原之琴 总第17章 琴韵悠长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第17章 琴韵悠长

    “当……当……当,当……当……当……”

    一阵阵古朴的钟声在耳畔响起,雄浑而悠远。

    裴旻渐渐醒了过来,他双眼刚睁开一条缝,便觉得光线刺眼,他一只手下意识的举在眼前,挡住阳光,却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简易的木床之上,正要起身,方发觉自己身体四肢百骸竟有些用不上力。

    他稍稍定下神来,慢慢睁大眼睛,环望四周:只见床前窗明几净,阳光从半开的窗户缝隙射进来,暖洋洋的很是舒服。

    裴旻再一次想起身下床,此时方发觉自己浑身不仅无力,而且胸口剧痛,骨头似散架一般不由自主,他只得轻轻躺下,一时不能动弹,他百无聊赖的望着光线中上下翻飞的灰尘颗粒怔怔出神。

    裴旻呆呆的躺了一会儿,头脑慢慢的有了一些清醒,内心有了些惊疑不定的感觉,他慢慢回想,不断整理头脑中残存的记忆,先前的遭遇慢慢涌上心头。

    凤仪楼后院客舍之中,黑衣人欲行不轨,自己好奇之下追踪黑衣人群,不曾想这些人欲夺取月娥眉之凤仪宝琴,自己震惊之余,牛刀小试,初战告捷,一举击倒五名黑衣人。

    但与黑衣人头领相持之下,一念之仁,当时不知对方手上戴有何等防护之物,剑身被挡,顷刻间已然中拳,此人拳上带有一副鹿皮手套,此鹿皮手套似乎异于寻常,使得黑衣领头人拳力异常沉重,致使自己身受重伤而人事不知……

    此刻,听到这一阵阵钟声,鼻中传来山风的气息,空气中还混杂着一股檀香与纸烛燃烧的残味,这里的一切,没有市井的纷繁嘈杂,远离了尘世的热闹喧嚣,显得有些脱离尘俗、静谧幽远,而冥冥中,又似曾相识。

    裴旻想:自己理应身在一所寺庙,是谁救下自己?……

    裴旻百思不得其解,正自迷茫,门“吱呀”一声,一个小沙弥推门而入,这小沙弥不过十一二岁,圆头圆脸大圆眼,头上却无戒疤,想是年龄太小,未受剃度。

    小沙弥穿着灰布僧袍,双手衣袖卷至肘部,想来常常干活之故,他手捧土色泛白搪瓷碗,蹑手蹑脚推门而入,见裴旻和衣躺在床上,已然睁眼注视着自己,他颇感惊讶,微微笑道:“施主,谢天谢地,你终于醒啦,请喝药吧。”

    裴旻稍稍挣扎起身,一股浓烈的草药味扑鼻而来。

    良药苦口,接过药碗,裴旻仰脖一饮而尽,然后把碗还给了小沙弥,脸上充满感激之色,他略微欠身道:“小师傅,谢谢你!请问我这是在哪里?”

    小沙弥脸上绽开天真浪漫的笑容,道:“这里是千载寺,我是这里最小的和尚,我叫空朗,空山朗月之空朗,你是我的大师兄从外面带回来的,你已经昏睡三天三夜啦!”

    裴旻打内心里喜欢上了这个阳光可爱的小和尚,他微微一笑,说道:“大师兄?他是谁?”

    空朗呵呵一笑,解释道:“大师兄名‘空见’,佛光一现,空往不见,人如其名,他总神龙见首不见尾,平时我们都难得见他一面,寺里有什么事都是由他出面,免不了奔波劳累。”他话语中充满钦佩之情,对他的大师兄在外游历似乎也颇为羡慕。

    裴旻轻叹道:“哦!原来如此。我想见见他,以当面致谢救命之恩!”

    空朗道:“大师兄这几日出门办事,并不在寺中。施主不必担心,空见师兄交代过我了,目前您只需要养好身子,您和他总有相聚之日!”

    裴旻“哦”地应了一声,心内颇感遗憾。

    空朗真是性格开朗之人,兴许只小着裴旻几岁,他和裴旻也显得格外亲近,除了按时端水送药,一日三餐还按时带来青菜稀粥等清淡食物,时而还陪着裴旻说话解闷,给裴旻介绍他在千载寺的一些见闻与经历,简直是无话不谈。

    裴旻自小为家中独子,除了村里的玩伴,在家里,除了父母,就是自己一人,没有兄弟姐妹,少了很多同年人相伴的快乐。

    空朗小和尚聪明活泼,对裴旻鞍前马后服侍,虽然是他的大师兄吩咐他这么做,但他也算尽心尽力,没有油滑推诿,裴旻内心十分感激,他觉得,空见就好像是自己的小兄弟一般亲切。

    也幸得裴旻年轻力壮,十多年剑法勤修苦炼,身体根基极为稳固;加之千载寺治伤草药十分灵验,又有空朗悉心照料,又不出三五日,裴旻身体状况竟已恢复十之八九,已能够随意的下床行走,除了胸口受伤处还有一些隐隐作痛外,其余已无大碍。

    有时候,裴旻不禁又想起了那几个死在他剑下的亡魂,不过,他也想明白了一些,当时如果他不动手,死的可能便是自己,正邪不两立,对敌人的宽容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更何况,对敌人仁慈,那坏人不知道还要害多少善良之人,所以,应该对坏人施与惩戒,必要时,坏人自己也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但好人与坏人就真的那么容易区分吗?裴旻不禁想得头晕脑胀。

    这几日,每每傍晚时分,伴随着夕阳的余辉,在漫天彩霞的映衬下,千载寺里,总能听到一阵阵熟悉的琴音,那琴音清幽、淡雅、和爽,像一缕薄雾,如一丝清香,若一滴冰露,缓缓沁入心脾,裴旻忽然觉得心胸似有丝丝凉意,感觉无比舒畅,这琴声能如此出神入化,裴旻自然想起那弹琴之人。

    但裴旻也只是内心有所思虑,却没有到处走动,只是每日养成了规律,按时在傍晚时分听那奇妙的琴曲,而每次,那琴曲也准时奏响,好像两人早已约好了一般。

    如此又过了三五日,这一天,夕阳又挂于群山之巅,将坠未坠,只露出半张红脸。裴旻正躺在床上假寐,耳畔突然又响起了琴声,这琴音一如既往,如清风拂面,直入心田。

    裴旻不觉按捺不住,披衣起身,循声而去,走出所居的院落,一路曲曲折折,穿过孔圣殿,行过伏羲殿,走了一段路程后,四处静悄悄的,没有见到有僧侣的活动,他来到一处池塘旁边,只见池塘里建有亭台香榭,想不到千载寺竟有这样一番天地。

    其实裴旻并不知道,他已经来到了毗邻千载寺的供奉道教诸贤的三圣祠,他所处之处正是女娲池。

    远远的,只见水榭边的长廊尽头是一处八角亭,亭中有一妙曼少女正眉头微蹙,十指轻挥,醉心抚琴。

    裴旻再定眼一看,这少女不是别人,正是凤仪台上弹琴的月娥眉,她指间之琴,正是凤仪宝琴!

    绝世佳人近在眼前,那一袭白衣,那松软长发,那美丽容颜,还是凤仪台上从容不迫的模样,这一下着实令裴旻喜从心来,他的心中竟然莫名砰砰乱跳起来。

    月娥眉对裴旻的到来亦有所察觉,她停手不弹,抬头一看,见裴旻和衣站立在前方不远处,她的脸上微微展露出几分甜美的笑容,其人如三月桃花绽放,艳丽不可方物。

    见裴旻远远相看,月娥眉朝裴旻轻轻道:“公子有礼。”同时,她的脸上不由自主地飞起了两片含羞的红云。

    想不到那大庭广众之下一脸镇定的女琴师也会露出一副女儿家的害羞之态。

    月娥眉竟主动招呼自己!裴旻不觉有些手足无措!须知这是他第一次和除了母亲之外的女子直面交谈,加之自身还身披薄衣,头发松散,仪容未整,而对面,正是自己内心暗暗倾慕之女子,这种倾慕完全是一种不自觉的内心说不出的向往和渴望,他不觉有些扭捏汗颜,极不自然地拱手回答:“打扰姑娘闲情雅致,得罪了!”

    月娥眉道:“何言打扰,公子既已到此,便请过来一叙。”

    裴旻闻言,心花怒放,但他故作稳重,免得表露急切之情,让人笑话,只不动声色,依言一步一步来到亭内。

    月娥眉微微一笑,道:“听了这《心旷神怡曲》,公子觉得好受一些了么?”

    裴旻不敢正视亭中美人,只呆呆应道:“我只感琴音沁人心脾,直入肺腑,多日聆听妙音,一时忍耐不住,故而寻觅至此。”

    他心中暗喜:原来此曲名《心旷神怡》,难怪让人心神俱宁,听这姑娘口气,仿佛为我而弹奏。

    裴旻暗骂自己该死,一个女子再美,又不是老虎,总不成会吃了自己,有什么好怕的,他猛地鼓起勇气抬眼一看,月娥眉依旧是发如流水,兼之碧眼桃腮,粉面樱唇,体态婀娜,娇羞无限,显得那么的高贵美丽,那么的明艳动人,裴旻的心再度砰砰乱跳,他不敢与月娥眉直视,竟像一个腼腆的孩童初次见到一个陌生人一般,低下头复又死死地盯着自己的双脚。

    月娥眉开口打破沉默:“境由心生,但凡音乐,高妙之处,就在于可以引起人之心境诸般变化:或激情、或平静、或忧伤、或感怀等。这《心旷神怡》之曲乃一高人所授,有镇痛冰心之功,安神宁心之效,我知公子受伤,故而弹之,聊表寸心,以期公子能早日康复。”

    裴旻好生感激,好奇心愈胜,追问道:“何以琴音能达到如此高深莫测之地,能比汤药,功似金石?”

    裴旻只顾说话,还是月娥眉细心,她手指亭中石凳道:“公子重伤初愈,快请坐下,且容我慢慢说来。”

    这声音温柔可亲,似不容抗拒,裴旻便依言坐到石凳之上。

    月娥眉坐到裴旻的对面,谈及自己琴艺,她如同遇到知音,毫无隐瞒、滔滔不绝的向裴旻一一道来。

    正是:

    亭中调宝琴,七弦清一心。

    相逢凭一曲,疑是梦里人。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