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我的师兄绝世无双_ 第307章 恩恩怨怨-笔趣阁

时间:2021-07-05 11:5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九哼小说我的师兄绝世无双 第307章 恩恩怨怨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小仙子,你莫要走啊……让老夫搂一搂啊……瞧瞧你那勾魂儿的仙人沟,摸摸你那滑嫩可口的美人儿肉……”

    北长青与雷浩坐在老四的背上一边聊着,忽然一声声荒腔野调传入耳中,别说,这荒腔野调还真不是一般的污,北长青这种正经人听了都脸红。

    寻声张望过去,却见半空之中,一只大葫芦就像一艘小船一样缓缓漂浮着,这大葫芦看起来极其破旧,黑不溜秋,表面似乎都包了一层千古老浆。

    一个人躺在葫芦上,一手枕着脑袋,一手提着一坛酒在往嘴里灌着,翘着二郎腿,很是悠闲自在。

    定睛瞧去。

    这人像是一位老者,老者穿着破旧的衣袍,披头散发,满脸胡须,一副不修边幅的样子就像一位老乞丐。

    看见这老者。

    北长青倍感惊异,这不是前两日在赌坊门口碰上的那位老乞丐吗?

    旁边的雷浩瞧见老乞丐的时候,整个人都打了一个激灵,神情也颇为激动,对北长青说道:“北小子,这就是我对你说的那位老前辈,就是他把赌坊爆了庄,赢了几千万!”

    我去!

    老乞丐赢了几千万?

    北长青有点不敢相信。

    他还记得两天前,这老乞丐输的身无分文不说,还被赌坊的壮汉一把扔了出来,两天不见的功夫,老乞丐这是走了狗屎运?一口气竟然赢了几千万。

    该不会是用忽悠自己那一千五百两赢的吧?

    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他么的也太邪乎了点。

    “老前辈!”

    雷浩一个纵身跃起,飞身过去,躬身拱手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大礼,笑道:“没想到这么巧又见面了。”

    “我道是谁,原来是你小子啊。”

    老乞丐斜眼瞧了一言雷浩,道:“怎么着,找老夫有事儿?”

    “在赌坊的时候,晚辈一直都想当面拜谢前辈,只可惜一直都没有机会,能在这里碰上前辈,真是晚辈的荣幸。”

    “你小子跟着老夫下注,也赢了不少吧?”

    “嘿嘿,不多不多,跟老前辈比起来,晚辈只是喝了几口汤而已,以后还望老前辈照顾照顾晚辈才是。”

    老乞丐在赌坊一下子赢了几千万,难倒就真的只是气运好吗?

    当然。

    只不过身为资深老赌徒,雷浩很清楚有一些赌了几千年的老前辈,拥有观气运的本事,谁的气运好,谁的气运差,都能观出一二,哪一把不该下注,哪一把该下大注,都可以推演出一二来。

    雷浩觉得眼前这为其貌不扬的老前辈,一定是一位深不可测的世外高人,绝对懂的观气运的本事,自然要好好巴结巴结,不求以后能在赌坊里面顿顿吃肉,只要能喝上几口汤就很满足了。

    这时。

    北长青站在老四的背上,慢悠悠的飞了过来。

    “咦!”

    瞧见北长青,老乞丐一骨碌爬起来,指着北长青,开怀大笑:“好小子!老夫正想找你呢,没想到在这儿竟然碰上了。”

    “老前辈找我?”

    “哈哈哈!小子,你可真是老夫的大福星啊,老夫用你的一千五百两在赌坊赢了足足八千多万!嘎嘎嘎!”

    好家伙!

    这老乞丐还真是用自己借给他的一千五百两赢了这么多啊。

    旁边雷浩不明所以,疑惑的问了一句,北长青便将两日前在赌坊门口碰见老乞丐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完之后,雷浩也是惊讶不已,没想到北长青与老前辈之间还有这么一段故事,更没想到老前辈还是用北长青的一千多两本钱赢了整整八千多万。

    “刚才我听师叔说,有人在赌坊赢了几千万,没想到原来是老前辈你。”

    “咋地。”老乞丐瞟了雷浩一眼,疑惑道:“这小子是你师叔?”

    北长青点点头,雷浩倒也识趣,赶紧顺杆爬,自我介绍道:“晚辈雷浩,师承无为派,这是我家师侄儿姓北,名长青,道号无双。”

    “北长青……道号无双……”老乞丐捋着下巴乱糟糟的胡须,自言自语的呢喃道:“这名儿怎么听起来有点熟悉,好像在哪什么地方听过,等等……老夫想起来了,你就是几年前拔出小圣女那把剑的家伙,对吧?”

    “不错。”

    “原来是你啊,我说你小子这张脸怎么如此俊俏,敢情还真长了一张无瑕玉相啊,听说你小子是万古不出的绝代天骄,修行短短三十年便已三渡天劫,好像还是什么天妒之命?”

    北长青耸耸肩,不置可否。

    “老夫怎么还听说……你小子是徐道林那个小王蛋儿的徒弟?”

    听见老乞丐提到徐道林,北长青与雷浩的心头都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北长青倒也没有隐瞒,他师父是徐道林的事情,青州二十四郡几乎人人皆知,想瞒都瞒不住,只能硬着头皮承认,问道:“老前辈认识我师父?”

    “认识?老夫可不仅仅是认识徐道林那个小王八蛋儿那么简单,那个小王八蛋儿当年……”老乞丐欲言又止,摆摆手,道:“算了当年的事情不提也罢,总之,徐道林那个小王八蛋儿可不是什么好鸟儿啊,那是齁坏齁坏的,简直坏到了骨子里。”

    对此,北长青与雷浩都深表赞同。

    “不过,徐道林那个小王八蛋儿挺有眼光的啊,竟然收了你这么一位徒弟,对了,那小王八蛋儿还在无为派吗?怎么这次没有跟你们一起来?”

    “我师父云游在外,并不在师门。”

    “什么云游在外,净扯淡,徐道林那个小王八蛋儿能跟云游俩字沾上边儿吗?那个兔崽子指定在外面又不知道干什么流氓勾当呢,还有,莫说他不在无为派,就算他小子在,老夫给他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到小都郡来,吓死他个小王八蛋儿,他奶奶的……想起那个兔崽子当年干的勾当,老夫就搂不住火,当年要不是小王八蛋儿跑得快,老夫非得卸他两条腿。”

    不用说。

    徐道林十之八九一定惹过老前辈,而且惹的还不轻,刚才还满脸高兴的老乞丐,提到徐道林之后,嘴里一直骂骂咧咧,也不知道徐道林当年究竟干了什么勾当,把老乞丐气成这样,这么多年过去气都没有消。

    北长青与雷浩谁也不知道,二人也不敢问,雷浩很识趣的闭上嘴,北长青只能代自家师父向老前辈赔礼道歉。

    “小子,别误会,老夫没有针对你的意思,只是你师父那个小王蛋儿忒他娘的不是东西,老夫活了几千年,就没见过徐道林这么混的小崽子!”

    一听老乞丐竟然活了几千年,北长青与雷浩二人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都看出深深的震惊,尤其是北长青,他可是清楚记得,两天前老乞丐被赌庄的大汉像扔垃圾一样扔了出来,实在无法想像一位修炼几千年的老前辈竟然如此低调。

    北长青小心翼翼的问道:“还未请教老前辈尊姓大名。”

    “大名?老夫哪他娘的还有大名,你就叫我老花子吧,当年徐道林那个小王八蛋儿就是这么叫老夫的。”

    老花子。

    这他么的……

    老前辈非得这么低调吗?

    “对了,小子,这是老夫借你的一千五百两,一分没动还给你,从此以后咱俩两清,可别说老夫欠你钱,免得以后老夫要揍徐道林那个小王蛋儿,你再出来拿这一千五百两说事儿。”

    北长青有些无语,听的出来,老花子是因为自家师父的缘故,不想欠自己这个人情,他接过一千五百两,掂了掂,笑道:”老前辈,您老可是赢了几千万,就给我这么点?”

    “老夫就借了你一千五百两,你还想咋地,嫌少啊?小子,你知足吧,要不是因为你借给老夫这点钱的话,就冲你是徐道林那个小王蛋儿的徒弟,老夫大耳刮子早就抽在你脸上了。”

    北长青掂着手里的一千五百两,笑道:“我师父是我师父,我是我,我们俩又不搭嘎,您老与我师父的恩怨,那是你们之间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如果不是我借给您老一千五百两,您老也没本钱赢这么多啊,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怎么着,小子,听你的话音,好像还打算讹老夫一笔?”

    “老前辈说笑了,晚辈只是想跟您老讨个彩头。”

    “讨彩头,这还说得过去,说吧,想要多少。”

    “不多,就来个九万两吧。”

    北长青琢磨着自己在仙重楼被坑了九万两,这笔账应该算到老花子的头上,毕竟是老花子推荐他去劳什子的仙重楼吃哪淡不拉几的山药蛋子。

    “九万两?”老花子吹胡子瞪眼,喝斥道:”瞧你小子长得一表人才,相貌堂堂,像个正经人,怎么跟徐道林那个小王蛋儿一个德性,你还真敢狮子大开口,要九万两?咋地,趁火打劫吗?”

    “您老用我借给您的一千五百两赢了八千多万,如果觉得给晚辈九万两彩头也算打劫的话,就当我没有说,这个彩头我也可以不要。”

    “行啊,小子,没看出来,小嘴儿还挺能捣鼓,不愧是徐道林那个小王蛋儿的徒弟,得!不就是九万两,老夫给你十万两彩头,咱们俩就算彻底两清了。”

    说着话,老家花子在怀里摸啊摸的掏出一张玉叶子扔了过去。

    莫看这张玉叶子不怎么起眼儿,这玩意儿是真的价值十万两,一分不多,一分不少,这种玉叶子是仙朝出品的通宝,拿这么一张玉叶子可以去各地钱庄兑换十万两灵石。

    雷浩想巴结巴结老花子,打好关系,以后跟着老花子在赌场吃香的喝辣的,希望老花子赏个脸去喝两杯。

    可惜。

    如果雷浩不是徐道林的师弟,老花子或许还会赏脸喝两杯,有了徐道林这一层关系,老花子压根不想跟他们扯上任何关系。

    只是……

    当雷浩提到温柔乡的时候,老花子那双浑浊的眼眸立时绽放出道道精光,每一道精光都是色眯眯的搀光。

    在雷浩的盛情邀请下,老花子半推半就勉勉强强的算是答应赏脸去温柔乡喝两杯,还特意声明只是去喝两杯,不干其他乱七八糟的事儿。

    雷浩点头表示明白,大家都是正经人。

    一路上,老花子与雷浩聊的那叫一个欢快。

    二人算是臭味相投,同样都是都是赌坊的老赌棍,又都是逛窑子的老嫖客,话茬子一开,聊的话题是要多污有多污,不是这个小仙子的小仙沟,就是那个小妖精的小翘臀……污的简直不堪入目。

    二人是越聊越投机,就像找到知音一样,一边聊着,一边杀进温柔乡。

    北长青呢。

    本来不想去。

    不去的话,似乎也没其他地方可去,只能跟着两个老嫖客杀进温柔乡,反正只是进去喝两杯而已。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